文丁锐评 | 立法禁止蒙面,香港刻不容缓

广州日报 2019-08-28 19:49

立法禁止蒙面,香港刻不容缓

□ 文 丁

香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冲突现场的暴徒们普遍黑衣黑裤、黑色口罩或者黑色头罩,往往只露出两只碌碌贼眼。当这样的黑衣人手持铁棍、尖锐竹竿、弹弓,成百上千地聚集在机场、道路、地铁、警署门口大声叫骂挑衅警察、市民时,笔者在现场一个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自己正面对一群面无表情、丧失人性的丧尸。

黑衣“无脸人”洞穿底线的暴行,正在玷污着他们声称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字眼;他们的做贼心虚、不敢见光,又让人对其叫嚣的“勇武抗争”感到无比可笑。

他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难道是他们内心残存的最后一点羞耻感,抑或对法律最后的一丝敬畏?

还是,只是缘于单纯的既想做坏事,又不愿敢做敢当的怯懦?

抑或,还有对自己高喊的口号背后真实意义的某种心虚?

我们相信,后面两种情况更符合他们的行为特征。因破坏而产生的强烈快感,想必也会让他们感受到相应的畏罪感。因此,他们才会加倍地心虚和胆怯,以至于每次暴力行径前都要破坏摄像头、把自己裹得像个丧尸,才能放胆闹事和袭警。

从心理学上分析,当一个人藏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面具后面,他的心智、判断和行为就容易产生变形、变异乃至扭曲,就会偏离“本我”,唤醒内心另一个“恶之我”。蒙上面罩的“勇武”暴徒们屡屡情绪失控、举止狂躁,悍然侮辱国旗、玷污国徽、袭击警察,与这种“自我放纵”的心理暗示有着莫大关系。而一旦他们的面罩被警方强制扯下,他们立刻会从疯狗变成哈士奇,有些装出人畜无害状、有些演得后悔莫及。也正证明了这张“假面”的罪恶力量。

人们经常叹息,香港的违法示威者,有着全世界最“优待”的作恶的环境。以至于,他们可以公然躲在面具后面,在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里做出各种形同潜在恐怖分子的举动,却没有被立即强制驱散甚至紧急抓捕。这样一个明显有悖常理、于社会有着莫大危害的行为,早该得到法律的约束和管控,也早就有社会各界呼吁立法禁止,却迟迟未能进入立法日程。让人徒呼奈何,而这正也是香港政治领域的复杂和吊诡之处。

症结也不难猜到,一些势力,就是要千方百计充分利用“蒙面”这一法律盲区,最大化地激活、利用这种人性中潜在的恶,让他们为自己的卖港祸港目的服务。至于口罩背后那些年轻人被虚掷的青春、被荼毒的心智、被毁堕的人生,他们根本就没当回事。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对公众场所的蒙面行为立法说“不”。在美国纽约州,违反蒙面法者最高可监禁15天;在加拿大,有关罪行的最高刑罚甚至高达十年监禁;2011年发生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部分示威者就是因为蒙面而被拘捕及检控……

法律应该因时而立、因民情而立。从“占中”以来,类似呼声不绝于耳。今天的香港,暴徒活动已经愈演愈烈,蒙面暴徒们正如蟑螂般游击作战。这样的情势再次说明,立法禁止蒙面,刻不容缓!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毛梓铭
联系我们:lilunbu@gzdaily.com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