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人物 | 畅君雷:80后博导挑战“脑卒中”药物研发

广州日报 2019-08-14 23:33

脑卒中俗称“中风”,是中国居民排在第一位的致残致死疾病。中国现有中风病人700多万,且每年新增270万,给患者家庭和政府造成了沉重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但临床治疗手段非常匮乏,只能以预防为主。

我们知道,研发一种新药,往往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和数以十亿计的金钱,我国在生物类药物研发上落后国外很多年。然而,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我国年轻科学家们开始发力,迎难而上,开始去挑战国产药物研发这一难题。

2017年,一名中国年轻学者回到了深圳,矢志于将科学发现转化为临床应用,开始研发对付“脑卒中”的国产药物。他叫畅君雷,如今是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简称深圳先进院)医药所党总支书记、所长助理,是一位已从事脑血管病基础与转化研究10余年的80后博士生导师。

《自然》《科学》《自然·医学》《自然·光子学》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发文16篇……畅君雷拥有一份光鲜履历,然而他并不满足于纸上谈兵,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在深圳建立一个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脑血管生物学与疾病实验室,并开发出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脑卒中治疗新药物。”

生物学海归学霸结缘脑血管病研究

与脑血管病研究的结缘要从畅君雷的学习经历说起。在河南农村长大的他,从小就喜欢和动物花草打交道,高中时期生物成绩亦是名列前茅。2001年,畅君雷以全县第一的高考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毕业后免试推荐进入清华大学医学院王钊教授实验室攻读硕士。

王钊教授实验室致力于天然产物药物在抗衰老方面的药理学研究,畅君雷对药物研发的兴趣就在那时埋下了种子。“读研期间的课题方向是阿尔兹海默症等神经系统疾病,当时就决定要继续做药、做科研。”畅君雷回忆道。

决定踏上科研道路后,2007年畅君雷进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师从生物医药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徐爱民教授。徐爱民教授是国际著名的糖尿病和代谢类疾病研究专家,从他身上畅君雷学到了最纯粹的科学家精神,勤奋、务实、创新。

此后,留学在顶尖学府跟随名师深造,也让畅君雷逐渐发现了自己的爱好——脑血管病研究。“硕士期间的神经疾病和博士期间的血管疾病都是我感兴趣的研究方向,而脑血管病研究把这两个方向结合起来,相当于把两大兴趣叠加了。”

挑战健康“第一杀手”脑卒中

脑卒中俗称“中风”,具有高发病率、高复发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等特点,已成为我国国民致死致残“第一杀手”。据统计,我国每年新发脑卒中270万,每5人死亡中就至少有1人死于此症,每21秒就有一人死于脑卒中。

“脑卒中治疗,就一个字,快!”畅君雷表示,“脑细胞缺氧缺血5分钟后就开始死亡,每秒钟有190万个脑细胞死亡,早一分钟疏通血管,等于延长18天生命。”

然而,目前临床上脑卒中的主要治疗方法血管再通治疗面临着血脑屏障损伤和出血转化的风险。畅君雷解释说:“血脑屏障控制着脑血管壁的完整性,如果血脑屏障功能下降,血管容易发生‘渗漏’,引发脑出血,进而导致病人残疾甚至死亡。”

从临床实际问题出发,畅君雷利用国际前沿的生物技术,发现了脑血管中膜蛋白分子Gpr124及其介导的“Wnt信号通路”的全新作用——调控脑卒中后的血脑屏障功能。“实验证明,通过增强Wnt信号通路活性可有效减少脑卒中后的血脑屏障损伤和出血转化,显著提高小鼠的神经功能和存活。”该成果发表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自然·医学》,并被领域知名专家高度评价“为多种具有血脑屏障功能紊乱的神经系统疾病提供了新的治疗靶点”。

致力于研发中国人自己的脑卒中新药

虽然在基础研究方面成果丰硕,但畅君雷从未忘记自己想做药物研发的初心。“我希望能够把科学发现转化成为临床应用,”畅君雷说,“这也是我选择回到深圳先进院工作的重要原因,这里基础研究与成果转化并行、并重,而深圳活跃的创新环境也与硅谷相似,非常有助于科研成果的快速转化。”

2017年1月,畅君雷正式加入深圳先进院医药所,开始着手组建团队、搭建实验室。过去两年间,他不断推进“Wnt信号通路”调控血脑屏障的成果走近临床,与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展开合作,将动物中发现的分子调节机制在临床患者中进行验证。

“攻克脑卒中或许过程会很漫长。尽管做新药难、做新药慢,但必须有人去做。”畅君雷坚定地说,“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近几年国内生物类药物研发的发展势头很猛。”

据透露,目前团队已找到一些很有潜力的药物靶点,正在紧锣密鼓地研发新的蛋白和抗体药物,相关项目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面上项目、深圳市科创委自由探索和学科布局、深港创新圈等项目的资助。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王纳 
通讯员:严偲偲
图片由通讯员提供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邓潇丽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