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栏目用诗情画意引领全国,是广州市民最爱的“下酒菜”

“从西瓜园走来”系列

广州日报 2019-06-13 19:58

“繁忙之余 

给都市人一个得以喘息的角落”

这是21年前《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创刊的初衷之一

从1998年创刊至今,

《每日闲情》在编辑部的陪伴下

走过风风雨雨,

也见证美好与奇迹。

年轻读者也许会好奇:

这样一份“消闲”副刊

21年都经历过什么?

别急,这里有故事告诉你!

《每日闲情》经久不衰 

百姓离不开的“佐酒小菜”

1998年11月2日,在印务中心一期工程投产的配合下,《广州日报》开始大规模改版、扩版,大量增加新闻版面,并推出《每日闲情》等版面。

自创刊到今天,《每日闲情》已经成为《广州日报》的一个拳头版面。

《每日闲情》为众多名家提供了一个“消闲”阵地,使他们闲时可以在报纸上“灌水”,与众同乐。又因为是小品文式的闲赋随笔之作,读来自是随意轻松,可谓作者、读者两头满意。

《每日闲情》的版面设计倾注了历任采编人员的心血。其完全不同于其他版面的统一编排理念,在专栏分布、长短结合、图片创意、雅俗并存等方面都显示出独特的闲适风格,令人耳目一新,因而能长期在广大读者群中形成口碑。

2007年央视调查公司对《广州日报》版面进行调查评估时,也把每日闲情》定性为一个突出的特色版面,阅读率名列前茅。

而《每日闲情》在读者心目中的成功之处,正是因为既有《名家手笔》专栏中一大批名家作品的吸引力,也有如《生活百态》的寻常百姓事,还有如《早茶闲话》等从谈笑风生中感悟人生、寻找哲理和乐趣或从网络语言中得到新潮触觉的短文。

恰如海味山珍之外的青菜萝卜,《每日闲情》是别于新闻的一样佐酒小菜,让读者在繁忙之余,也有个得以喘息的角落。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完全属于读者的版面,每一个栏目都完全开放,每一篇文字都欢迎读者的参与。

亲历者说:

作家找上门为《每日闲情》供稿

讲述者:                     

前广州日报编辑 刘亦凡

现已退休的主任编辑刘亦凡是开创《每日闲情》的牵头人之一。

他回忆起1998年,广州日报编委会策划了闲情系列,定位以休闲为主的文艺副刊,但并未决定具体的形式。

刘亦凡率三位编辑做起了这个栏目,刚开始从趣闻、文摘、老照片等入手,一点点揣摩它的风格及内容。“刚开始稿源不足,责任编辑就得常常亲自动手,既当编者又当投稿者,从不同的角度引导读者投稿。也有不少刚进报社的大学生,给栏目写了很多内容新颖的文章。”

渐渐地,《每日闲情》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小品文。“这种形式就像是秦牧的《艺海拾贝》,或是有点像《读者》的味道。《每日闲情》用小品文的形式做见闻,但更为看重文学形式。因为大家看的不仅是见闻,还要看文章的文学性。”刘亦凡说,这种形式一出来就大受欢迎,后来对整个中国媒体的副刊都有一定影响,北京、上海、西安等媒体都纷纷来取经,广州日报系列报《广州文摘报》《老人报》等报刊的文字风格也受到了该栏目的影响。

刘亦凡说,《每日闲情》会选摘作家文章,因此也受到了不少作家的关注。“有些作者看见我们转载了他们的稿子,很认同这个栏目,于是主动找上门来供稿。”

然而,就是这样一份“消闲”的副刊,也竟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在2003年改版前,《每日闲情》版面为了美观,会有些抽象装饰图案,配上每日格言刊登。但有些地下六合彩散布谣言,说《每日闲情》上的装饰画中包含“玄机”,只要“仔细研究”,就能中“六合彩”大奖。这种谣言愈传愈广,愈传愈“神”。

那时《每日闲情》版编辑经常接到电话,要求“透露”中奖号码“信息”;在某些地下“六合彩”屡禁不绝的地区,报纸零售价甚至被少数报贩人为抬高,最高被卖至10元;更有甚者,少数无良报贩还趁机把当天的广州日报与其他报纸硬性搭配销售,不仅损害了读者的合法权益,也严重侵害了广州日报声誉及其他权益。

为何《每日闲情》会被地下六合彩利用?刘亦凡表示,当时《每日闲情》广为人知,而地下六合彩正是利用这种广泛的传播方式来散播谣言。

为了避免读者上当受骗,维护党报形象,切断不法分子的可乘之机,《广州日报》从2003年5月1日起对《每日闲情》进行相应改版,并在当天报纸上刊登改版声明,以正视听。

21年已过,《每日闲情》

已成为都市人的心灵桃花源

这里繁花似锦

这里落英缤纷

这里滋养呼吸

……

这里还有更多你所喜欢和期待的事

《每日闲情》继续为你

守护心灵栖息之地~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沈亦霖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沈亦霖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黄子容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