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汽车】戈恩出狱 但雷诺日产三菱创设的新联盟没他什么事了

广州日报 2019-03-15 13:05

四个男人的手握到了一起,为新创设的联盟运营委员会庆祝。其中,没有刚刚获得保释出狱的戈恩,尽管戈恩仍然坚称其是清白的。这背后是否有所谓的“阴谋”已经不重要,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三家企业仍然需要联盟,却不一定需要戈恩。新联盟的成立,意味着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功刹停在瓦解的悬崖边上,并获得重建。

联盟正式重建

四个男人中的前三位,分别是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蒂埃里·波洛雷(Thierry Bollore)与益子修,他们分别是日产、雷诺、三菱的首席执行官。而最后一位,也是全场焦点,是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他正式取代戈恩,成为这一新设联盟运营委员会的主席。

面对媒体,让·多米尼克·塞纳德颇为务实。他表示,新创设的联盟运营委员会将推动日产汽车,雷诺集团和三菱汽车之间的运营与合作,并寻找新的方式为各自的股东和员工创造价值。注意,这番表述中,不再提及将三家企业纳入到一家集团下面,进行“集权”式管理,更没有要求将日产生产基地搬迁至法国——而这之前是戈恩打算尝试的。新联盟强调“运营”与“合作”,并吸纳日产和三菱的首席执行官进入到新联盟委员会之中,如此“神转折”,答案只有一个,法国汽车工业让步了。

显然,通过戈恩一事,法国汽车工业感受到日本汽车工业的抵制情绪,不得已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毕竟,联盟一旦散伙,雷诺将会是最大的受害者。

戈恩已成被吃掉的“马前卒”

有必要再“复习”一下雷诺日产联盟。1999年,雷诺汽车以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产汽车36.8%的股权,双方正式签署雷诺-日产战略联盟。彼时的日产背负2万亿日元的债务,机构臃肿、供应商复杂。

戈恩作为雷诺派驻高层之一,担任日产汽车公司COO,并进行大刀阔斧式改进。两年内,便使日产实现扭亏为盈。并且只用了4年时间,还清日产所有债务。对于雷诺和戈恩,日本汽车工业和日产是满怀“感激”,直至联盟成立19年后,2018年,戈恩打算调整雷诺和日产之间的持股比例,尝试“吞”下日产,日本汽车才奋起反击。

雷诺和日产双方公司交叉持股,雷诺公司持有日产公司43.4%的股份而日产公司只有雷诺公司15%的无投票权股份。马克龙上任之后,全面重视法国的产业振兴和创造就业,雷诺全面并购日产,便是关键一环。然而,汽车产业之于日本,也相当重要,这一点不言而喻。两者之间的矛盾是难以调和的,所以,也就有围绕戈恩,上演了一系列的博弈。博弈的结果显而易见,戈恩像是中国象棋中的“马前卒”,刚一过河,就被对方的“飞象”给吃掉了。

新联盟的多重挑战

新联盟的创立,意味着法国和日本两国的汽车行业决定翻过这一篇,以更为积极的姿态来迎接世界汽车市场的风云变化。新联盟全面取代戈恩时代的雷诺-日产联盟战略管理公司(RNBV)和日产-三菱联盟战略管理公司(NMBV),将成为包括雷诺集团、日产汽车、三菱汽车在内的联盟成员公司运营和治理的唯一机构,委员会的四个成员之中,有两个人来自日本,至少在投票权上,比重较以往有显著提升。

根据规划,新联盟委员会计划每个月在巴黎或东京举行会议,并定期向利益相关方更新核心价值举措与业绩。联盟运营委员会将要求创建具体项目,以推荐并推行新方法的实施,进而为三家企业创造更多价值。

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超越大众和丰田,登顶全球第一。然而,过度扩张造成一系列的负资产,新联盟要对此进行清理,这将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另外,日产3.7%和雷诺6%的利润率远远低于达到8%的丰田汽车等领先集团。在戈恩时代,联盟推出中期规划,计划到2022年将年产销提高到1400万辆,这一目标是否还“算数”,也是个问题。最后,在纯电动、自动驾驶等新一代技术方面,新联盟还需要投入巨资与其他行业的巨头展开竞争,这需要海量的资金和研发投入,三家企业各扮演什么角色,考验新联盟的智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周伟力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龙嘉丽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