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演作品不断收获口碑市场双丰收,老戏骨何冰依然对自己不够满意

广州日报 2019-02-19 21:33

由刘雁编剧、刘家成执导,何冰、王鸥、刘蓓领衔主演的年代剧《芝麻胡同》将于2月22日起登陆东方卫视。该剧讲述了改革开放前的数十年间,以严振声(何冰饰)为代表的严家人,围绕着经营“沁芳居”酱菜铺生意所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2月19日,众多主创现身上海,出席了开播发布会。这也是演员何冰与导演刘家成第二次合作,在此前合作的《情满四合院》中,由何冰饰演的“傻柱”形象深入人心,实现了口碑与成绩的双丰收。尽管演技实力越来越收到观众好口碑,但他说,自己作为演员的春天还没到来。

何冰:严振声和我契合的地方太多了

广州日报:大家也都知道您是演技特别好的,您现在基本上一年1—2部作品,选剧本的时候一般看重什么?

何冰:一个是从外部形态上看我能不能干得了。比如《芝麻胡同》,外部形态是酱菜铺的老板,首先这个事我能干,我比较熟悉这个生活,已经放了一半的心了。从内部来说就是这个剧本核心价值我同不同意,一部戏总要说点什么,我得同意,不同意我就没法演。我现在是希望演以前没演过的。

广州日报:角色严振声本身跟您有哪些地方是比较契合的?

何冰:从一开始演的时候是年轻人,后来演到70岁,跟我契合非常多。不论社会地位,资产总量,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低下头走路,你不能任性,否则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广州日报:和跟刘蓓、王鸥合作有什么特别体会?

何冰:我跟刘蓓老师是一代人,特别像,我们对家庭核心的理解都一样,认为一大家人拢在一起,不管有什么样的风雨都要一起过下去,大家有事包容,有时候忍不住脾气也得吵,王鸥也是。我们面临生活给我们的考验,需要选择、克服自私,要为别人着想。在一个时间里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你可能会后悔一辈子。这个事就好比酱菜,我们一生就是腌制的过程,最后腌制得特别好就是成功人。这个是不变的,变的是什么?王鸥就觉得咱们现在都穿列宁装了,为什么非得穿旗袍,刘蓓就觉得女的不穿旗袍像什么样子。

广州日报:怎么理解他和两个女人的感情?

何冰:和牧春花就是爱情,尽管这是旧社会的残余。林翠卿已经把他彻底驯服了,是他的第一任妻子,也是妈妈、姐姐一样的人物。表演上我需要调动所有生活经历里边的“像”,这种烟火气就是我们生活中真真实实面对一个事的反应。这一大家子人坐在一块,人跟人样貌上规规矩矩,都不撒汤,不漏水,要面面俱到。

广州日报:现在您也是绝对的实力派,演戏上自我期许会不会很高?

何冰:我得继续等待我自己。我自己明显的体会这两三年,尤其是四十八九岁以后很多生活中的事情和道理在我面前突然开始明晰起来了。我一直都算用功的,比如说阅读、看片子和高手交谈,这个时候我希望把这些带给观众。所以一个演员要等待着自己的成熟、成长,在成长没有来之前着急也白搭,就算成功一次、半次就是命运,老天爷给你的好就接着。但我对我自己并不是很满意。

广州日报:您的充电方式是什么,读书吗?

何冰:读书是一个手段,与人交流是一个手段,更多的手段就是每天要跟自己聊天因为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跟自己不断地聊的过程,比如一会再门口碰到一个服务员把水倒到我腿上了,我希望在那个时刻做出更正确的处理,而不是给人一脚。人生就是那个时间作出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可以了,但是你要有准备,不准备做不出来。人的本能反应很重要。

王鸥:拍摄期也是我上表演课的四个月

广州日报:这个故事的题材比较特殊,当初这个题材什么元素吸引你?

王鸥:我拍了这么多年的戏,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接地气,并且靠近老百姓生活的戏。我觉得这是我可以去尝试的领域,所以就接了。最重要的还有两位前辈,何冰老师和刘蓓老师作为我的搭档,作为演员来讲能跟这两倍前辈合作是非常荣幸的事。我一直不敢问导演为什么挑我?导演说其实是因为如果所有的演员都挑北京人的话会怕市场的受众群小,所以就需要一个讲普通话的人,能让更多的观众更容易接受。

广州日报:你自己怎么评价这个人物呢?

王鸥:她很好,牧春花很可爱,她也是幸运的,她在那个时代能够嫁到严家。观众会觉得她受了一些委屈,到最后她是用自己的真诚打动了每个人,人与人之间都是交心的。她用真诚对待这个家,大家也会用真诚回报她。最后这个家相处的非常融洽,是每个角色都用了智慧的。

广州日报:这个剧是京味的戏,必须要讲北京话吧。

王鸥:刚开始压力比较大,如果全程讲北京话完成得不会特别好。导演说你只要在尾音或者北京地道方言说一两句就足够了。如果女生说北京方言太多会显得有点贫。作为一个南方人,粤语系语言长大的人,我已经非常努力向这帮北京语言靠拢,也在用一些不一样的方式去学他们说话的方式。我已经在很努力融入了,希望观众看的时候不会觉得太跳戏。

广州日报:刘蓓觉得你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刚开始进组每天都成长,你做了什么让她发出这样的感叹?

王鸥:姐姐和何冰老师非常疼爱我和鼓励我,他们觉得年轻演员需要帮助和鼓励,一开始会觉得年轻演员会在意老年妆。其实不是。我刚开始确实害怕跟两位前辈搭戏,觉得很忐忑。我们有一个铁皮房子是主创演员休息的地方,我们叫它“芝麻小屋”。在那个小屋里边每天听他们聊天,何老师是很健谈的人,真的能学到很多关于人生的道理。刘蓓姐也用她人生过往的经历跟我们分享。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得到了很大的成长。

广州日报:受益最多的是什么?

王鸥:我觉得他们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演员,刘蓓姐和何冰哥那一代的演员非常敬业,对待表演,对待艺术的方式,真的值得我们年轻演员学习。何老师从来都是屁股沾上凳子,多一秒钟都不会坐着,非常快速地到现场去。那个时候的演员他们对于表演的敬畏心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广州日报:你刚才说到了分享,他们跟你分享什么人生经历?

王鸥:从艺术聊到哲学。等于是我上了几个月的表演课,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人,何老师把所有表演经验和种种技巧都教给我们了。我有时候都会想开录音,每次他讲话全是干货,我都记不下来,因为信息量太大,我有时候来不及就写在剧本上。何老师跟刘蓓姐说的话会戳到我,我会醒悟,4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有这样的发生。

面对评价,我一直很有压力

广州日报:演老年戏会有一些什么挑战?

王鸥:其实还好,因为跟何老师在一起,被他带得很老。我就是演到70岁左右,那么老的时候我们两个还爬长城呢。最后有两个老年人出现在长城上,看着夕阳和蓝天白云,很美。两个人有风雨同舟。我觉得这是最美好的爱情,两个人可以一直陪伴到老。

广州日报:你最想听到观众什么评价?

王鸥:我不太敢听,我现在都不太敢看,因为有一个片花是一个小时,导演剪的内部版的片花。基本上所有演员都看过了,我没看过,我不太相信我自己演完是什么样子。他们都问我你拍完这个戏什么感觉,我说我忘了,我根本不记得我演过什么。我不知道我演得好不好,自己觉得心里没什么底,但是我很努力去演了。因为这个戏的类型是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过的,从小长大的环境一直是我没有见过的,所有的表达跟我的成长环境完全天壤之别。这个是我觉得有点忐忑的地方。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曾俊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曾俊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