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法国“黄马甲”运动究竟是怎么回事:阶层隔阂和发展失衡

广州日报 2019-02-12 15:43



法国“黄马甲”运动自2018年11月中旬延续至今,重创法国政府改革节奏和国民经济发展。这一运动警示,即使国民收入持续上涨、经济分配也相对公平,阶层隔阂根深蒂固和城乡发展不平衡持续加剧仍会导致较为严重的社会危机。


警惕社会结构“千层饼”化

各阶层难聚力前行

以法国民众不满政府上调燃油税导致油价上涨为导火索,“黄马甲”运动于2018年11月爆发。

“黄马甲”运动掀起的波澜暴露出法国社会治理存在的诸多弊端,如对于社交媒体舆论场重视不够贻误引导良机、执政者推进改革的姿态过于生硬等。但在这些短期内即可“纠错”的弊端背后,“黄马甲”运动暴露的深层问题更具启示意义。

多个数据表明,法国近年来虽然经济复苏较疲软,但家庭可支配收入在持续增加,社会分配也较为公平。在看似向好的纸面数据背后,法国社会阶层之间的隔阂,却由于政坛和社会舆论传统格局的改变而加剧。

法国政坛和社会舆论的传统格局是“左右”对立,左派包括工人、教师、知识分子等群体,右派包括商人、农民、公司职员等群体,尽管彼此立场不同,但两大阵营仍存在一些共同的价值观。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后,“左右”对立的格局,变成了以总统马克龙为代表的“非左非右”的中间派一家独大。结果,新崛起的马克龙无力凝聚中上阶层,社会下层又很少理会代表中上层发声的传统媒体,对于所有来自上层的声音统统不信任,各阶层之间彼此隔绝,使得法国社会在需要改革转型时难以聚力前行。

记者多次前往“黄马甲”示威现场采访发现,阶层矛盾正是“黄马甲”运动持续发酵的主要原因之一。

记者调研发现,“黄马甲”的主要成员并非法国社会的贫困阶层,而是介于精英和贫困之间的“夹心层”,这一阶层内部又分为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法国社会学界对介于中产和贫困阶层之间的阶层的称谓)。两者心态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感到改革转型的代价由本阶层承担最多,而受惠却最少,不公正感很强。

值得一提的是,中产和下层阶级在经济上受改革的实际影响其实并不相同:马克龙改革对于中产日常生活的经济影响其实很小,他们完全可以承担;对后者则影响较大,不少人担忧会因改革沦入贫困阶层。这也导致下层阶级成为推动“黄马甲”运动持续发酵的中坚力量。


城乡发展不均衡

贫困地区成为运动温床

记者在巴黎看到,不少“黄马甲”示威者来自郊区或者乡村。这暴露出另一个深层问题,就是法国的城乡发展不均衡迟迟未能缓解,导致大城市郊区和贫困乡村成为培养暴力分子、孕育社会不满甚至骚乱的温床。

郊区问题已成为法国社会发展的痼疾。在巴黎等法国大城市的郊区,往往聚居着非洲、阿拉伯等国家移民,由于法国近年来宏观经济不佳、财政补助缩减、移民本身受教育程度不高、宗教信仰和法国主流社会存在差异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移民所在的郊区逐渐成为失业率高、犯罪率高、执法人员难以介入的地带。

贫困乡村问题近年来也日益凸显。法国国土整治部2018年出台的《法国国土协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法国乡村地区发展呈现分化态势,沿海地区以及一些大城市附近的乡村在旅游、酒店、民宿等行业带动下,呈现就业岗位增加、收入上涨的良好状况。然而,在农业区和老工业区,由于行业不景气、地理位置偏远等原因,发展遭遇困境,这些地区人口占法国总人口的比例约为9%。

《报告》还显示,一个与贫困乡村问题相交织的问题是,不发达地区中小城市的核心带动力日益不足。这些中小城市本应发挥提供公共服务、提高偏远地区生活质量、提供社交平台等核心作用,却由于地域竞争、地区经济发展状况不佳、对年轻人口吸引力下滑等原因,作用被削弱。

此外,《报告》提出的“新型城市危机”也值得注意。这一概念由美国城市规划学者理查德·弗罗里达提出,他发现城市的向心力既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又成为产生社会不平等的最大动力,一方面城市之间的竞争会导致一些城市成为赢家,而另一些城市成为输家,另一方面,作为赢家的城市本身也会变得难以让所有人都可承受。

《报告》说,法国首都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大区就是这一危机的典型案例:最低端的就业岗位被摧毁、中产阶级被排挤出城市核心地段、城市发展郊区化,都使得这一大区经济发展虽长期活跃、失业率长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最近15年来人口流入却是负数。


法国“纠错”办法出炉

成效有待观察

法国政府开始从短期和长期层面入手进行“纠错”,但其成效有待观察。

一是迅速改善技术层面的应对。比如针对社交媒体时代街头运动中的暴力行为更具流动性的特点,在防暴警力的部署上更加注重流动性;准备修改法律,禁止被识别出的暴力分子参加示威游行;发放“福利蛋糕”安抚民众情绪等等。

二是针对阶层隔阂,大力开展公关。自2019年1月15日起启动持续两个月的全国辩论就是一个典型措施,马克龙带头参加两场分别长达约7个小时的辩论,这些辩论以电视直播的形式向全国民众展现。这一措施的目的,是从凝聚政权基层干部和社会中上阶层力量入手打破改革僵局。

三是对于城乡发展不平衡问题,提出结合地区人口流向来加强地区间合作,开发新的统计和评估工具以辅助地区间合作,国家和地区协商确定推动地区合作的优先领域等。


来源:半月谈网
作者:
半月谈记者 韩冰 应强
图片:新华社
编辑: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胡俊
联系我们:lilunbu@gzdaily.com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